分类筛选
分类筛选:

关于母亲类论文参考文献范文 跟写给母亲的诗(节选)相关学士学位论文范文

版权:原创标记原创 主题:母亲范文 类别:专科论文 2024-05-09

《写给母亲的诗(节选)》

该文是关于母亲类学士学位论文范文与写给母亲和节选方面开题报告范文。

儿啊 不住了 我想回家

说出这话时 母亲

我被您那种将一切都放下后的轻松吓着

您示意我坐到您的病床边

摆了摆手 不准我说话

然后将目光移到窗外

看着那一天空的宁静

那时啊 母亲 我便知道了

知道 再也没有什么可以留住您了

包括这些阳光 疼痛……

还有我啊 您的儿

和相框里的母亲独坐一夜

一树桂花的开放迟于9月25日午夜的月光

母亲 我扶着月光回来

这一夜 只有这些月光

念及我的下落

我手含中指 抱着这些月光

并不是要与这个世界区分开来 母亲

这些年 我只是固执地做着

让月光开口说话的活计

不是人们所希望的那样

母亲 而是此时月光中

一个和月光玩耍的孩子

洁白 固执 周身是光

母亲的年夜鱼

鱼要红尾的鲤鱼 不用饲料喂养的

不能太大 六两左右的最好

清水大盆里养一夜

年三十的下午四时左右动手

轻去鳞 细尽鳃 除内脏

流水洗净 待水分微干

一口包谷酒加少许盐

闷腌半小时

待用

干红的辣椒 不用隔年的

留头用尾

姜丝多细 葱段多长

而红皮的老蒜剥几个 刀背剁成泥

老酱越陈越好 数粒花椒备着

火候最关键

油几成欢时下锅

煎至两面焦黄

也有讲究

什么时候滴几滴老陈醋

也有讲究

而那鱼盘垫底时增色用的香菜 怎么摆放

起锅的分寸

母亲啊 这些

都在心里

母亲 又是一年的腊月二十八了

明天啊

儿就去把这些备齐

想着呢 想着呢

唇齿间 就有了味道

想着呢 想着呢

母亲啊 这过年

就有了滋味

就有了滋味

在母亲坟前

如今您躺在这里

已经不知道我是老六 他是玉辉

丽芬背着的是您三个月大的小孙女禾蔚

11月16日 天气渐渐的冷了

小禾蔚正在一天天长大

母亲啊

要是您知道现在是冬天

会有多好

夜宿盘龙寺念母

今夜一个人

黑暗中坐着

等待

薄薄的月光

推开门进来

清明 梦境中的母亲

正是好日子 荒草中

我的母亲起身 人群中

是浩浩荡荡的人群

接二连三入梦来

次次安静 当我伸出双手

就两相互隔

虽是梦境中的幻像 也是

真实的幻像 我翻身相送

也是自在 欢喜 也是又一次的

满面泪水

母亲最后的一天

最后的一天 是您老离去的一天

也是您老 对我们最狠心的一天

我的母亲

病床上人世最后的一天

您老像一个孩子一样的一天

笑着 乖 仿佛一片月光

留恋着您老的 最后的一天

我们没有反应过来

我的母亲

我们由着您老

随您老撒娇的一天

我们围在您老的病床前

您老一一看过

儿孙满堂啊

我的母亲

我们以为明天

您老就可以 再次带领我们

继续生活

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

告诉我们 怎样炒白菜

唠叨 另外几种青椒炒腊肉的方法

您看看这个瞅瞅那个

拉拉我们的手

孩子般的笑 孩子般的乖

仿佛没有了

折磨您老多少年的一身的

这些病痛 不说 不叫痛和疼

用最后的一天 忙着一一把我们来爱

我们还无知般幸福的想着

妈好了 可是恰恰相反

那是您老最后的一天

谁也留不住您

我的母亲啊

放下 要走了 最后的一天

孩子般的笑着 孩子般的乖

仿佛一片月光

秩序

昨夜梦中

在一高处

险象环生的逃命

不知天地人间

后来

老母亲出现了

我就不急了

就轻松地醒来

临近年关 写给母亲

条条路上都是赶路的人

返乡的人

回家的人

他们比我远

也比我坚强

我近

我的母亲

我是你那

玩不够的小儿

30岁后

才学会了哭

哭我自己

我的母亲

谁也没有

逼我

我自己逼我自己

奈其何啊

我的母亲

当您那一年

在病床上跟我说

我儿

让妈去了

您一笑

就走了

让孩儿我只有年年如此

来找一个夜晚

坐下来

背对着人间

来放手一哭

年末岁尾写给母亲

明月在天上

怀抱一个人的爱

我坐在这里

想念谁啊

又一年荒凉而去

我的母亲

面对此身世界

我本来想爱

想把天下人都亲人般对待

我还是错了 我的母亲啊

回不去了

像您那坟头上的荒草回不去春天一样

在母亲坟前语之三

坐了一天

想了很多

又什么都没有想

得一句

我的母亲

什么也高不过草啊

母亲 昨天我去玉溪看您的姐姐

97岁的老人

您的姐姐 我的姨妈

人世间您们那一支唯一在世的亲人

眼不花 耳重

知道我还没有离婚

(看我带着媳妇还是禾蔚的亲妈)

于是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

坐在即将被拆的祖屋的屋檐下

说到生死

说到那一年 1998年的秋天

晚辈们搀扶着她去送您

还是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说:好长时间梦不到自己的妹妹

一娘所生的妹妹

一起走了

争吵了一生

母亲和父亲活着时互相 发毒誓

此生姻缘命弄人 已相逢

死后万世不相见

无奈命不由人

仿佛上演一场哭笑不得的闹剧

母亲和父亲相继离世在1998年

一前一后

就像冬天赶着大雪

还谁都离不开谁呢

在母亲坟前之三

母亲 上个月禾蔚的外婆不在了

人世间一片月光的人啊

您的老妹子

儿唱一首歌给您俩听

“太阳歇歇么,歇得呢;

月亮歇歇么,歇得呢;

女人歇歇么,歇不得;

女人歇下来么,火塘会熄掉呢.

……

冷风吹着老人的头么,

女人拿脊背去门缝上抵着;

刺柯戳着娃娃的脚么,

女人拿心肝去山路上垫着;

有个女人在着么,

老老小小就在拢一堆了;

……”

不懂事

有一天在街上玩

街对面母亲叫我

“老六,过来,妈找你有事”

我说“妈,晚上,我回家再说”

我就消失在满街的人群中

忘记了那一晚回家了没有

被母亲打到二十八岁

一般父母打娃,娃再不听话,也只打到十八岁,我妈不同,打我到二十八岁.为什么被打的原因就不说了……

——题记

包扎着半边脑袋见着媳妇

问 又和谁打架了

我说 你婆婆啊

第二天遇见红哥

问 谁又打你了

我说 我妈

第三天遇着老政委周叔

问 被谁打了

我说 我妈哦

三个人都说

管不了

打得好

想起我的兄弟施尤俊

母亲

写一百首诗有什么用啊

还不如我的兄弟

施尤俊

那一年他母亲病重

他割肝救母……

分手

比起和您的分手

母亲

这人世间的其他分手

皆可不值一提

皆可不值一笑

病床上的母亲之二

那一夜陪侍母亲病榻前

因为疼痛她叫醒我帮她翻身

万物无声的凌晨

世界仿佛静下来

让我们娘儿俩面对

我从来没有感到我卧床几月的母亲

会如此 骨瘦如柴

轻得我不敢去动她

我怕我一用力 我的母亲

您就会散给我看

是什么 是什么 是什么耗尽

我母亲这肉身心血

岁月 我的不孝 还是这病痛

还是这人前儿孙满堂的一室光鲜

当我发现她藏着的那吞下就可以

要了我母亲只剩这残山剩水的命的药量

我放声呜咽

我拉着我母亲的手

看着她流泪

这人世有多无情

母亲却笑了起来

她告诉我这东西在她身边有好多天了

自己都忘记了

她说 儿啊 不哭

你收走就好……

交代后事之:债

那一夜在母亲病床前

她说:儿啊 没有外人

你听着

我死后

有两笔账你得去还

昆明螺蛳湾的谁和

曲靖珠江源批发市场的谁

你都认识

有人在猜测你妈还有钱

或者什么你外婆留下来的老宝

妈真的没有了

差人的要还

收不回来的是他们还有困难

你也不必去追问

交代后事之:家

大哥要管

你二哥要帮

三哥可以不理

你姐姐要骂和防

四哥随他

你自己要稳重

因为你朋友多

媳妇好

你有千条路

儿啊

他们只有一条道

在外地 梦见母亲

或者 我是一个怕远的人

总会在出远门的睡梦中梦见您

我的母亲

比如 今天我出差到这儿

滇边无名之地

群山十万 天地无言

公司在这儿修水库

醒来 想起您常常说的一句老话

修桥补路建坝塘

都是人间积德行善之事

在外地 想念母亲

街上走着母子俩人

儿子牵着母亲

母亲说着什么

儿子仿佛没有听清

又凑近了点

我走在他俩身后

一个人

还是一个外乡人

山上下来一群羊

养肥 进城 上餐桌

丛林法则还在

母亲 我和牧羊人和二道贩子和厨子

都是一伙的

写给母亲的诗之一

母亲 昨夜我又喝酒了

没有谁叫我喝 没有谁

请我喝 没有谁压着我喝

母亲 昨夜

我把自己喝成一个烂人

一堆粪草

我一个人喝……

生逢如此盛世

活得像个笑话

母亲 我又回去了一次北门街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这个国家可以自由贸易,在小县城马龙,母亲的个体工商营业执照编号为0001.

母亲在县城老街北门街一住二十余年,直到一九九八年病重,才回到老家曲靖珠街堡子.

——题记

您在这儿住了二十余年

从石板路到沥青路到水泥路

下雨天能听檐前滴水

夕阳西下之时

您收摊回来

从街头到街尾

一路微笑着和街坊四邻打着招呼

唉 母亲 如今

街上您的老姐妹们

走得差不多了

写给母亲的诗之:死

(那一年您在病床上跟我说

这病太疼了

妈想早点死……)

死啊 叫人左右为难

母亲 这两年儿子学会了思考

关于死

我常常交代我媳妇王丽芬

死在道上不可麻烦

死在酒桌上不可麻烦

尤其是朋友不可添人麻烦

就地处理 后事简单最佳

当然 此身虽卑微无能

如能不短命而得善终可进祖坟

老家祖屋停丧七日

有好友数人

歌之舞之饮之

那样更好

服从安排

多么熟悉的背影

走在街上 人群中

总有一些背影多么熟悉

母亲 我会傻傻地喊出你们的名字

比如

王丽芬 钱禾蔚

……

1998年那个秋天以后 母亲

我再也没有在人群中对着像您的背影

喊出一声 妈

从东站菊花村到晋城盘龙

菊花村东郊路78号是我来昆明打工上班的地方,盘龙寺山下晋城镇是我外婆家.

——题记

有时我会偷偷地把一天的时间交给自己

用来想您

我的母亲

从昆明东郊路78号出公司大门几步路

就可以搭乘菊花村到晋城盘龙寺的专线

中巴

来回一趟从您老在世时的十块到现在的

三十块

盘龙寺下来如果我肚子饿

我就会去晋城北门街上吃碗米线

如果时间还允许 我还会去各条老街上

走一走

我的母亲

晚年盘龙寺烧香拜佛八月初一赶庙会是

我常陪您做的事

晋城去看外婆是我儿时的记忆

那记忆人世最美好

是那么的美好

美好就是回忆

我的母亲

想起小时候从曲靖坐火车到昆明南站直

奔东郊路菊花村

我拉着您的衣角 前面跑着两个哥哥

您说 快点快点 老六老六

慢了赶不上最后一班……

晋城站上舅舅来接 口袋里总是装着水

果糖

母亲 您的哥哥上过私塾识得字 读鲁

迅书

名叫李图昆

那时您也是个有妈的孩子

您也可以在外婆的膝下撒娇

遇到逢年过节时

姨妈也会从玉溪赶来

您俩会为北门街上争付几碗米线钱而闹

不欢

舅舅站旁边笑……

“亲人在 人生尚有来处

亲人去 人生只剩归途”

就像今天 母亲

我只能留出这一天时间

一个人来想您

从菊花村到盘龙寺

在您在过的地方站站

在您来过的地方坐坐

读金斯伯格写给母亲的《祈祷》

当我读到

“艾伦 不要吸毒 结婚吧

钥匙在窗台上

钥匙在窗前的阳光里……”

我放下书本 那一刻

终于让自己哭出声来

仿佛哭出我的不孝

仿佛哭出母亲一生的好

那一年

母亲去世已有两年

“请让我记住您”

母亲 刚刚看完“寻梦环游记”回来

想起那一年在玉溪问您的姐姐我的姨妈

我说 姨妈姨妈说说你们的以前好吗

姨妈笑笑说 不说了 不说了

过去的就别提了……

又想起小时候

您的丈夫我的父亲

他张口就是语录 闭口也是语录

他从来没有告诉我他的爷爷叫什么

所以我也不知道我的爷爷叫什么

更别说他们是喜欢青椒炒腊肉还是干椒

炒腊肉

历史叫他们闭嘴

闭嘴就是选择了遗忘……

母亲 儿给您写诗

写那么多的诗

是因为您告诉过我一些常识

比如 土豆有八种制作方式

也是 只有写诗能抵抗遗忘

我不想忘记您

我要记住您

老六,1970年生于云南曲靖,初中文化,习诗二十余年.获第四届《滇池》文学奖,出版诗集有《老六的诗》和《一个人的月光》,《写给母亲的诗100首》待出.现就职于云南建投第一水利水电公司.

唐晋:为什么会有这一组诗?

老六:不孝.

唐晋:其实第一个问题是按照惯例来进行的,对于这一组诗作,似乎问得有些多余.我从你的《写给母亲的诗一百首》中选取了这些,在阅读过程里,一直感受着你的内心.父母至亲,怀念也是我们的本能,在“一百首”的架构下,是我们对自身力量微弱、渺小实质的叹息.写给母亲的诗,可以这样写、那样写,或许只有死亡才能逼出抒情中冷酷萧然的一面.所以,这些“肃杀”之作的诞生在超越“怀念”层面的意义上是值得我们反思的.

老六:我不知道别人是几岁就开始思考人生和生与死的,反正我的天生愚钝和加上2016年以前活着又不经思考的无知半世,让我四十六七岁才开始学会认真思考,这样一学会思考,我就痛苦了,不再像以前那样快乐了.

给母亲写一百首诗,写什么有了,这样写、那样写、怎么写?最初写的时候没有想过,后来一想,一直在写,还是因为自己没有那种拔地而起的才情和胸中藏着可以调动语言排列成山峰的如椽大笔来写出让自己满意的——写给母亲的诗.如果我能写出像诗经中的《蓼莪》、金斯伯格的《祈祷》、平阳哥哥的《祭夫贴》、野夫先生的《江上的母亲》和云南民歌《高原女人》等等那样或这样颂扬父母的传世诗文,一首(篇)足矣.

当然,我不能无知而又固执地,出力不讨好地想着翻越这些前辈高山,又当然,这才气不足也要有追求啊,我准备继续写,写一万首,像建一座花园.给母亲认错,想念母亲,哪儿有多有少,哪儿有对有错,对吧?

唐晋:在此之前,就这一批诗作,你曾经想让我写个推荐语,也就是想听听我的意见.其实,这样的作品并不需要推荐语,如此率真、质朴、的诉说,阅读者自会感受和判断.如果从诗作的价值角度来看,它是一场持续不断的“触动”,那些诗句的意味不停滋生、发散,将我们从平淡生活的某种麻木中惊醒,进而引发同感.“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这些诗作把“他人的悲喜”转化为人类共同的经验,消除了彼此之间相对独立、陌生的情感距离,从而变得“大”.

老六:当我写完《写给母亲的诗一百首》的最后一首时,我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我有很多想法.比如我想去大街上请一百位陌生人来读这一百首诗,我想请一百位朋友来手抄这一百首诗,我想到一百个城市去读这一百首诗……也包括请一百位诗人、作家来写推荐语.哈哈,酒一醒,才发觉这些想法都太抒情,属于不稳重,也就放弃很多了.

2017年12月26日我写完最后一首到现在,大半年时间已经过去,我现在最急切的想法是怎样能把《写给母亲的诗一百首》顺利出版.

“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值得安慰的是,《写给母亲的一百首诗》我陆陆续续地整理发在博客、微博、微信空间了,还是“触动”了一些朋友,有几位朋友已经回到母亲的膝下……

唐晋:记忆是一方面,生活场景的重拾是一方面,二者之间你有一个相对的“核心”,即个人心理空间.更多的时候,你强调的是个人“在场”时的状况,“母亲”成为你叙述一切的引子,将很多现实的无奈铺展开来.你对亲情的“介入”也比较明确地体现了现实的一面,感觉上有些“在死亡的旁侧,人生即玩笑”的倾向.

老六:在众多写给母亲的诗中间和它们分开了,不是件容易的活计,从写第一首开始,我就有所警惕,我的母亲就是我的母亲,不能写成大家的母亲,我还拒绝使用“伟大”“高山”“白发苍苍”……绕开“含辛茹苦”“啊”……的这些抒情和咏叹.我只是在某个下午的阳光中或者某个夜雨梦境中梦见我的母亲,我知道想念我的母亲了,我就和我的母亲说说话,写一首诗给她.我想,这一点我是做到了.

唐晋:从《写给母亲的诗一百首》整体看去,显然它不是一个有预想、有节奏,从而形成结构的组诗,相反,它极度松散,显得自由无羁.就是说,诗作的出现随意性很强,并不作语词、技术等等方面的约束,情感的抒发也少有节制——但它们大部分还很短,这一点亮出了你风格的烙印——它们几乎以断章形式呈现,有时候甚至不作思维整理,直写胸臆,难免使人读后会有空谷落石般的感受;或许,“空落”正是你这一批诗作的本相.

老六:学会思考以后,去年十月份的一天,我整理写给母亲的诗,发觉还不足五十首.心里愧疚,母亲去世已有十九年,会写点诗,还写得不让自己满意,在心里又答应和发愿写一百首诗给母亲.如今,人世过半,人生无常,猛不知哪一天哪一时或者就在下一秒,活在人世间的我这条贱命,命运之神就请我起身、收摊、走人、离开……大家双手一摊,哦吼!老六不在了,你说该是多悲哀!

反之,作为一个已经学会思考的,已经不再纠结哲学家说的“无毛,两脚直立的动物”和提溜着一只拔光毛的鸡,来追问你,这是人吗?还有什么理由、借口不去把一件事做完?

习诗二十余年,必须要有自己的诗学观念,我的诗学观念就是礼成,就是知老识幼,有一颗可怜之心,争取做明白的人,简单的人,写明白和简单的诗.我一直认为,三流的诗是比喻的,二流的诗是想象的,而一流的诗,它不比喻也不想象,它就在那儿,它就等待着你来看见、你来说出,就像“一行白鹭上青天”“白云深处有人家”和《温泉关怀古》这样的诗.

然后,就是人文合一,活在这个时代不容易,尽管它有千万种理由诱惑你使用108个面具轮换表演活着,活得比昨天好,就为了碗里加块肉,太累了,而我只想使用娘胎里带来的这一张,不就是人生吗?何必.

唐晋:这些诗作陆陆续续写了好多年,有的几经修改,通过你诗作末尾的注录不难发现,还有一些是后来纳入的.我想,“母亲”可能是你从事诗创作以来的一个主题倾向.当然,对于你,这里的“母亲”应该是非常具象、唯一的,但肯定有一个比较深厚的背景,比如地域性,家族的历史,等等.云南多民族,对女性的崇拜源头十分丰富,在现实生活中,女性可能也有着更多的担负.我觉得这或许是你写作的一种情结.那些来自幼年时期的依附感,至今还影响着你的记忆,也许在你眼中,“母亲”是一个与现实并置的世界,她开启并引导了你的认知;就是说,你的“源头感”很强烈.

老六:比较深厚的背景,还是不孝.

地域性的我——属于汉人,出生地在滇东北的曲靖.云南的多样性和复杂性,不是诸葛亮说的“五月渡泸,不毛之地” ,不是民间“三里不同天十里不同音的”那么简单,也不是“美丽神奇”“啊!我们云南”,更不是“村村寨寨,敲起锣打起鼓,我们唱新歌”,云南,我的故乡,那可是要皓首穷经才可以罄竹难书(用其褒义)的事,我只在我另外一个诗系列《云南某地》有所书写和思考,也只是皮毛和再次证明自己有多么的无知.

说两件事以证,东边一件西边一件.

西边这件,西双版纳无边无际的原始森林里,那一年我和一家狩猎民族在一起玩了几天,他们被中国的现代文明定性为落后、懒惰和不卫生,这是哪儿和哪儿啊!他们是对大自然的敬畏,比如出去打猎,早上打够早上吃的,晚上打够晚上吃,他们绝不会连明天的打够,那是贪婪……另外东边这件,上个月在滇东北十万群山里参加的彝族“花山节”,当这个节掺杂进来了文件、主席台和领导发言,一切变得无比的荒诞和搞笑,这让我想起二十年前在云南的马龙乡下,也是彝族的一个什么节日,一个没有经过文件、主席台和领导发言的节日,人们从十万群山中盛装啸聚而至,天地为他们搭起了舞台,人们载歌载舞,篝火就着大酒,不分大小的三天三夜,人们尽兴地狂欢,完美地诠释了《击壤歌》的精神,“帝力于我何有哉……”.

家族史不管是父亲这边还是母亲那边,经过破四旧和读背语录后,已经灰飞烟灭,父亲这边,我连我爷爷的爹叫什么都不知道,母亲这边,还剩一位今年满一百岁、亲亲的大姨妈,每次看她去,我都会问:大姨妈,讲讲你们的以前.每每此时,我大姨妈都闭口不提,眼里露出不安,把话题转开,而从哥哥姐姐传出来的一些不能坐实的事,如果算,外公家这边算是大户人家,说是1980年代国家落实政策,外公家的祖宅在铜都东川,八家至亲,每家各个拿回落实政策款九万余元,当事人是舅舅,舅舅也不在世了,问谁去呢?少年时去外婆家发现舅舅读鲁迅书.

源头——母亲,其实我母亲就是一个最具备常识性母亲的母亲,上两代下三代,就我自己的观察,家族的人,还没有谁超过她老人家,比如说:德行和智慧.

唐晋:或者是心绪诸方面的原因,这些诗作有不少复述重合之处,我们认为是反复咏叹也罢;我觉得这与你对母亲强烈的依附感有关,这种感觉导致你始终停留在情感抒发甚至宣泄这一层面,而使得诗作“向远”的推力弱一些.当然,我也了解,这也与你的诗作大多是在酒后触发形成有关.

老六:写到70多首的时候,我还是有点着急了,在写下去还是放弃或者过几年再续写之间犹豫,不知所措着,就像我在 《想起我的兄弟施尤俊》写的这样问自己:

“母亲

写一百首诗有什么用啊

还不如我的兄弟

施尤俊

那一年他母亲病重

他割肝救母……”

母亲黄连裹身一世,苦楚一生,如果我在母亲在世时稍微有那么一丁点听老人家的话,让她少为我这不孝子操点心,我情愿不来写这一百首.

后来,我的同事杨金鑫兄弟到我家陪我喝了一顿大酒,他是那种典型的少语寡言的理工男,在推杯换盏之间,兄弟两人都落泪了,他讷讷而言:六哥,我们都等着看呢……

唐晋:“母亲”无疑是一个遥远、博大、深邃、恒久的主题,只要是写给母亲的文字都是美好的.人到中年,生离死别会越来越多,显然我们不是为了这些而写诗.怀念是很真实可贵的,怀念非常隽永,读你的诗更能明晓这一点.我想,随着时间的推移,你写给母亲的诗作会更多,更深切,更震撼人心.保重!

老六: 谢谢晋哥哥,和你这种博学的前辈谈写作,我是头发都揪断很多根了.得闲来滇边,我们酒桌上又谈.

母亲论文参考资料:

本文点评:此文是一篇关于写给母亲和节选方面的相关大学硕士和母亲本科毕业论文以及相关母亲论文开题报告范文和职称论文写作参考文献资料。

和你相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