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筛选
分类筛选:

图书馆有关专升本论文范文 跟我国科研人员对图书馆开展出版服务的认知与需求调查相关本科论文怎么写

版权:原创标记原创 主题:图书馆范文 类别:职称论文 2024-07-04

《我国科研人员对图书馆开展出版服务的认知与需求调查》

本文是图书馆有关专升本论文范文与科研人员和国科研人员和需求调查方面论文范文文献。

刘兹恒,苗美娟,梁宵萌

摘 要 文章利用问卷形式调研我国科研人员对学术图书馆出版服务的认知及需求情况.调查发现:我国科研人员对图书馆出版服务的认识不足,但需求明显;学科及内部因素是影响科研人员选择图书馆出版的重要因素;科研人员对出版类型和出版服务需求多样,各有侧重;科研人员在服务收费上存在较为明显的差异.文章认为学术图书馆参与出版服务有其必要性、重要性和有利条件,学术图书馆应将自身定位为辅助传统学术出版,着眼于学术作品的公开传播、共享及永久保存,主动提供学术出版服务.

关键词 图书馆 出版服务 科研人员

引用本文格式 刘兹恒,苗美娟,梁宵萌. 我国科研人员对图书馆开展出版服务的认知及需求调查[J]. 图书馆论坛,2017(4):23-31.

A Survey of Scientific Researchers’ Cognition and Demand on Library Publishing Services

LIU Zi-heng,MIAO Mei-juan,LIANG Xiao-meng

Abstract This paper investigates scientific researchers’ cognition and demand on library publishing services by questionnaire investigation. Research shows:(1)scientific researchers he insufficient recognition on library publishing services,but demand such services significantly;(2)subject and internal factor are the main factors influencing the selection of scientific researchers;(3)scientific researchers he diverse needs for publication types and publishing services,but their emphases are different; (4)scientific researchers show obviously different attitudes to charge. Academic library should position itself as a supplementary?means to the traditional academic publishing,focus on the dissemination,sharing and permanent preservation and offer publishing services actively.

Keywords academic library;publishing services;scientific researchers

0 引言

图书馆出版服务是指由高校和科研图书馆提供的,用于支持学术性、创造性或教育性作品的创作、传播和保存的一系列活动,既包括图书馆以出版者的角色直接进行学术期刊、图书、学位论文等作品的出版(主要是数字出版),也包括图书馆开展的一系列附加服务,如提供作者版权咨询、培训、ISSN注册、编辑排版等服务.随着数字技术和网络技术的迅速发展,国外学术图书馆于2000年前后纷纷试水学术出版服务[1].2013年1月,美国60余家高校图书馆成立图书馆出版联盟(Library Publishing Coalition,LPC),旨在促进图书馆出版服务的主流化,形成学术交流生态良性系统.目前LPC出版了《图书馆出版名录》(Library Publishing Directory)第一、第二、第三、第四版,其中第四版[2]中有118家学术图书馆开展出版服务.而在我国,图书馆出版服务刚刚起步.为此,本文通过调查我国科研人员对图书馆开展出版服务的认知和需求情况,分析我国图书馆开展学术出版服务的必要性和影响因素,为学术图书馆开展出版服务提供参考.

1 调查概况

1.1 调查对象和方法

调查对象为我国研究型高校、科研机构和其他单位的科研人员,采用问卷调查法.为有效区分和辨别教师、专职科研人员(科研院所或高校实验室的科研人员)、博士研究生这三类科研人员对图书馆开展出版服务可能存在的认知差异,特将调查对象划分为教师、专职科研人员、博士研究生三大类.北京、天津、重庆地区的问卷由调查人员直接到高校图书馆或科研机构发放,必要时辅助填写,当场回收;其他地区的问卷则通过邮寄,请相关图书馆负责参考咨询的馆员协助发放并回收问卷.

1.2 问卷设计

调查问卷由两部分共19个问题组成.其中,第一部分为科研人员的基本信息调查,包括所在机构、学科和研究者身份信息;第二部分为科研人员对所在机构图书馆开展出版服务的认知和需求调查,包括科研人员对传统学术出版和数字出版模式的使用情况,以及对图书馆出版服务的了解情况、使用意向、行为倾向等.

1.3 问卷回收

2016年10—11月,对北京、上海、天津、重庆、兰州、河南、河北、江苏、浙江、湖北、四川、辽宁、黑龙江、吉林、广东、云南、新疆等十多个地区的教师、专职科研人员和博士生发放问卷400份,回收361份.剔除信息填写不全或明显表现出不真实的13份无效问卷,得到有效问卷348份,问卷有效率为96.40%.

1.4 数据处理

通过SPSS进行数据分析.通过信度检验,得出Cronbach’s Alpha值为98.30%,说明问卷调查结果具有较高的可靠性、一致性和稳定性.

2 调查数据分析

2.1 科研人员的基本信息特征

(1)身份分布.在348份有效问卷中,教师和专职科研人员的比例(53.74%,187人)与博士生的比例(46.26%,161人)基本持平.

(2)学科分布.在348份有效问卷中,人文与社会科学领域的科研人员191人,占54.89%;自然科学领域的科研人员157人,占45.11%.其中,专职科研人员的学科分布基本持平,人文与社会科学、自然科学的比例分别为57.35%和42.65%.在教师中,人文与社会科学的学者居多,占84.03%.在博士生中,自然科学的学者较多,占67.70%.通过SPSS的交互分析发现,身份特征与其他相关问题的卡方检验值均大于0.05,故身份特征对科研人员是否选择图书馆出版的态度和意向没有影响.

2.2 科研人员对传统和新兴学术出版模式的使用情况

该部分调查学者对传统学术出版模式(传统学术著作和期刊论文的出版)和新兴学术出版模式(开放存取期刊出版、机构知识库出版、学科知识库出版、自出版等)的使用和满意度情况.

(1)科研人员对传统学术出版模式的满意度.大部分科研人员对传统学术出版模式比较满意,占66.95%,非常满意的占3.16%,而不太满意和完全不满意的共占29.89%.这说明现阶段传统学术出版模式基本能够满足科研人员的学术出版需求,但仍有近1/3的出版需求没有被有效满足,这对改革传统学术出版模式、开发新兴出版模式提出了要求.此外,通过交互分析发现,学科与传统学术出版的满意度之间存在显著差异(卡方检验值为0.002<0.05),即人文与社会科学领域科研人员的不满意度高于自然科学领域,具体表现为前者在“不太满意”“完全不满意”上的人数是后者的2倍,后者在“非常满意”上的人数是前者的4.5倍(见表2).

(2)科研人员对网络出版自己作品的意向.科研人员对通过网络出版自己作品存在着较浓厚的兴趣,比较感兴趣和很感兴趣的占73.27%.可见现阶段通过网络进行学术作品出版已具有一定的用户基础.

(3)科研人员的学术出版形式.从表3看出,传统学术出版仍然是科研人员学术出版的主要形式(81.03%),开放存取逐渐得到使用.其中,选择开放存取期刊出版、机构知识库出版、学科知识库出版的比例分别为18.68%、17.24%、15.52%.6.90%参与自出版.“其他”主要为尚未进行过学术出版的科研人员.由此可见,虽然传统学术出版仍占据学术出版的主导地位,但58.34%科研人员愿意接受和尝试新兴学术出版模式.

2.3 科研人员对图书馆出版服务的认知

该部分旨在调查科研人员对图书馆出版服务的了解程度,以及是否愿意通过图书馆进行学术出版.总体看,我国科研人员对图书馆出版服务的了解很不充分,但对通过图书馆进行学术出版表现出较强的意向.

(1)科研人员对图书馆出版服务的了解程度.在问及是否听说过“图书馆出版服务”时,只有28.45%听说过.这说明“图书馆出版服务”这一概念在国内还相对陌生,这与学术出版在国内图书馆中才刚刚起步的现状吻合.

在问及“图书馆是否应该提供出版服务”时,56.32%认为应该提供,而认为图书馆不应该提供的仅占4.89%,这说明大多数科研人员对图书馆进行学术出版持肯定和支持的态度.此外,不确定图书馆是否应该提供出版服务的占33.33%,5.46%认为无所谓,这反映出超过1/3的科研人员对学术图书馆的功能定位尚不清晰.

在问及“所在机构图书馆是否已经提供了出版服务”时,56.90%表示“不了解”,33.05%选择“尚未开展”,仅有10.06%选择“所在机构图书馆已开展出版服务”.

(2)科研人员选择图书馆进行学术出版的意向.从表4看出,如果所在机构图书馆提供出版服务,在“是否会利用图书馆提供的出版平台或其他出版服务(如版权咨询、编辑排版服务)”问题中,82.18%表示会利用,其中人文与社会科学领域科研人员的使用意愿高于自然科学(86.39% VS 77.07%).在“是否会将自己的作品交由图书馆进行出版”的问题中,72.70%表示会将自己的作品交由图书馆出版,且学科之间无明显差异,可见科研人员对学术图书馆开展出版服务拥有较为浓厚的兴趣,愿意通过图书馆进行学术出版.

2.4 科研人员是否通过图书馆进行出版的影响因素

(1)科研人员不选择图书馆进行出版的因素.科研人员不选择将自己的作品交由图书馆进行出版(27.30%,95人)的因素可分为客观因素和主观因素两大类.客观因素包括学术体制因素和图书馆出版的合法化问题.学术体制因素是影响科研人员不选择图书馆出版的最主要因素.65.26%表示,受限于传统学术评价、职称评度的影响,不会通过图书馆进行出版.图书馆出版的合法化问题(49.47%)也是影响科研人员不选择图书馆出版的重要因素.主观因素包括图书馆出版的影响力问题(61.05%)和质量控制问题(45.26%).此外,版权问题也是影响科研人员不选择图书馆出版的重要因素,32.63%出于对学术作品版权归属的担忧而不选择交由图书馆出版.值得注意的是,经济因素(12.63%)并不是影响科研人员选择图书馆出版的主要因素.

(2)科研人员选择图书馆进行出版的因素.科研人员选择将自己的作品交由图书馆进行出版(72.70%,253人)的因素可分为内部因素和外部因素两大类.内部因素是科研人员选择图书馆出版的主要因素,是科研人员从自身角度出发而选择的重要因素,包括扩大学术作品的传播范围和影响力(73.91%)、实现作品的长久保存(69.57%)、最大化版权利益(44.66%).外部因素对科研人员选择图书馆出版的影响程度不明显,仅28.06%表示会受所在机构相关政策的影响而通过图书馆出版,13.04%表示在其他途径不能满足自身出版需求的情况下会选择图书馆出版.在“其他途径不能满足自身的出版需求”因素中,学科差异明显,人文与社会科学领域是自然科学领域的2倍(17.14% VS 7.96%).

(3)科研人员认同图书馆开展出版服务的意义.问卷从学术交流和研究人员自身角度探讨图书馆出版服务对科研人员的意义.在学术交流方面,科研人员普遍认为图书馆开展出版服务能促进学术成果的公开出版和自由获取(93.68%),有利于学术成果的广泛交流;但在“探寻商业出版模式的替代形式,扩展出版通道”方面,仅有85.78%持认可态度,处于6项中的最低水平.在自身利益方面,科研人员普遍认为图书馆开展出版服务能鼓励和支持自己的学术创作(91.70%);扩大学术成果的传播与共享,提高自身的学术知名度和影响力(90.12%);实现作品的长久保存(92.49%).可见科研人员普遍认为图书馆出版服务有益于学术作品整个出版环节的运行,实现学术作品从生产、传播与共享到最终保存的全过程.相比之下,版权方面的意义较低,86.56%认为图书馆出版能保护自身的版权利益.

2.5 科研人员进行图书馆出版的行为倾向

(1)科研人员进行图书馆出版的学术作品类型.科研人员选择交由图书馆出版的学术作品类型可分为传统文献、灰色文献和科研数据三大类.学术著作、期刊论文、教科书或教材作为传统正式出版物中最常见的文献类型,依然是科研人员交由图书馆出版的主要类型,分别占66.40%、62.85%和45.85%.灰色文献是科研人员交由图书馆出版的第二大类,包括学位论文(50.99%)、会议论文(49.80%)、技术或研究报告(40.71%)、课件(37.94%)等.29.25%的科研人员倾向于将调查或实验产生的科研数据交由图书馆出版.

(2)科研人员希望采取的作者版权协议.在作者版权协议上,76.28%倾向于自己保留版权,并授予图书馆或所属机构非排他性权利,即仍可将作品交由其他机构出版;14.62%选择自己保留版权,而授予图书馆或所属机构排他性权利,即不再将作品交由其他机构出版;仅6.72%选择图书馆或所属机构获得版权,作者保留限制性权利,如署名权.这反映出科研人员在进行图书馆出版时,尽可能保护自身的版权利益,将版权归为自己所有,以便对作品拥有更大的支配权.此外,2.37%选择无需版权协议.

(3)科研人员希望图书馆提供的出版服务.按照科研人员认为的各项服务的重要程度,将图书馆可提供的出版服务划分为非常希望提供、比较希望提供、一般希望提供三类.非常希望提供的出版服务比例均大于90%,包括数字化服务(96.05%)、数字保存(94.47%)、咨询服务(94.07%)、开放URL(93.28%)、作品被链接到主要搜索引擎(92.09%)、DOI注册(91.30%)、数据分析(90.51%)、学术成果托管服务(90.12%).按照学术作品从创作、组织和加工到传播与共享、保存的出版环节看,科研人员对学术作品的公开传播与共享、永久保存的关注度较高,前者体现在数字化服务(公有领域作品、特色馆藏等的数字化)、开放URL(支持到原文的链接)、作品被链接到主要搜索引擎(如Google学术)、数据分析(作品被下载或引用的分析及可视化);后者包括数字保存和学术成果的托管服务.由此说明,如果所在机构图书馆提供出版服务,科研人员希望图书馆更多地承担学术成果的传播、共享及保存职责.

比较希望提供的出版服务介于80%~90%,包括元数据加工(89.72%)、ISSN/ISBN注册(89.33%)、研究数据集的管理(88.14%)、作品的同行评审(85.77%)、有关出版服务的培训(85.37%)、编辑/排版(83.00%)、按需印刷(82.61%).而一般希望提供的出版服务介于70%~80%,包括营销推广(76.28%)和封面设计(75.89%),可见科研人员对图书馆在出版过程中的编辑/排版、封面设计、营销推广等传统出版环节不是很在意.

(4)科研人员可接受的收费项目.科研人员对服务项目的收费问题存在较大分歧,认为各项服务收费与不收费的比例介于40%~65%.其中,略微倾向于收费的服务项目包括按需印刷(64.43%)、编辑排版(60.47%)、封面设计(58.89%)、ISSN/ISBN注册(57.71%);而略微偏向于不收费的服务项目包括营销推广(58.50%)、研究数据集的管理(56.92%).其他各项服务,如作品的同行评审、数字化服务、作者支付论文处理费用、DOI注册、学术成果托管服务、数据分析、数字保存等的收费与不收费比例介于45%~55%,即选择收费与不收费的人数大体相等,表现出较为明显的差异.

3 调查结论

通过本次调查,我们对科研人员关于“图书馆出版服务”的认知程度和使用意向有较为深入的了解,这为我国学术图书馆开展出版服务提供了详实的数据支撑和事实依据.本次调查的结论如下:

(1)图书馆在学术出版中的定位应为辅助传统学术出版,促进学术作品的公开传播、共享及永久保存.

首先,图书馆在学术出版中的定位应为辅助传统学术出版,弥补传统学术出版的不足,而不是替代传统学术出版.目前传统学术出版模式依然是科研人员进行学术出版的主要途径,70.11%的科研人员对传统学术出版持满意态度,81.03%主要通过传统形式进行出版.科研人员对图书馆出版带来的“探寻商业出版模式的替代形式,扩展出版通道”意义认可程度较低.由此可见图书馆在短期内尚不能动摇传统学术出版的地位,也完全没有必要与传统出版进行竞争.图书馆应着眼于对传统学术出版不满意的科研人员(占1/3),为其提供出版服务,满足他们通过传统渠道不能得到满足的出版需求.

其次,在学术作品出版环节中,图书馆要突出在促进学术作品的公开传播、共享及永久保存方面的作用和优势,减少对编辑/排版、封面设计、营销推广等传统出版环节的关注.调查发现,科研人员在选择图书馆出版时,最关心的问题是自身学术作品的广泛传播、影响力和长期保存问题,即科研人员普遍希望通过图书馆出版服务,尽可能地扩大学术作品的广泛传播和学术共享,提高自身的学术知名度和影响力,实现作品的永久保存,而对编辑/排版、封面设计、营销推广等传统出版环节的关注度较低.

(2)身份特征对科研人员是否选择图书馆出版的态度和意向没有影响,而学科是科研人员选择图书馆出版的重要因素.

通过SPSS交互分析发现,身份特征与科研人员是否选择图书馆出版的态度、使用意向及行为倾向没有表现出明显的差异,而学科与科研人员对传统学术出版模式的满意度、科研人员是否会利用图书馆提供的出版平台或其他出版服务、其他途径不能满足科研人员出版需求等方面表现出较为明显的差异,即人文与社会科学领域的科研人员对传统学术出版模式更为不满(34.03% VS 19.11%)、更不能通过其他途径满足自身的出版需求(17.14% VS 7.96%)、更愿意利用图书馆提供的出版平台或其他出版服务(86.39% VS 77.07%),因此图书馆可优先在人文与社会科学领域开展出版服务.

(3)科研人员对“图书馆出版服务”认识不足,但对“图书馆出版服务”的需求明显.

调查显示,71.55%的科研人员没有听说过“图书馆出版服务”,56.90%表示“不了解”所在机构图书馆是否已提供出版服务,这说明我国科研人员对“图书馆出版服务”的概念认识不清,对图书馆出版的实践了解不足.调查也发现,若所在机构的图书馆提供出版服务,科研人员普遍表示会通过图书馆进行出版,具体表现为:56.32%的科研人员认为图书馆应该提供出版服务,82.18%表示会利用图书馆提供的出版平台或其他出版服务(如版权咨询、编辑排版服务),72.70%表示会将作品交由图书馆出版.

(4)影响科研人员是否选择图书馆出版的因素包括外部因素和内部因素两大类,而内部因素是最主要的因素.

调查显示,在外部因素中,现行学术体制(65.26%)是影响科研人员不选择图书馆出版的最主要因素,图书馆出版的合法化问题(49.47%)也是影响科研人员不选择图书馆出版的重要因素,而所在机构的政策要求(28.06%)和其他途径不能满足自身出版需求(13.04%)并不是主要影响因素.在内部因素中,是否会促进学术作品的广泛传播和学术影响力(73.91%)、是否能实现作品的长久保存(69.57%)是科研人员选择图书馆出版的最主要因素.此外,图书馆出版的质量问题(45.26%)也是影响图书馆出版的重要因素.而版权在影响科研人员选择图书馆出版时呈现出相互矛盾的状况,这可能源于科研人员对图书馆出版中的版权协议模式不确定.科研人员在选择图书馆出版时,倾向于自己保留版权(90.90%),而只交给图书馆有限地出版作品的权利.

(5)科研人员选择交由图书馆出版的学术作品类型和希望图书馆提供的出版服务项目多种多样,但有侧重.

调查显示,科研人员选择交由图书馆出版的学术作品包括传统文献、灰色文献和科研数据三类,以前两类为主,这可能与科研数据的保密性、科研人员对科研数据的共享意识不足有关.此外,在图书馆提供的各项出版服务中,科研人员希望图书馆更多地提供能促进学术成果的传播、共享及保存的服务项目,如数字化服务(96.05%)、数字保存(94.47%)、开放URL(93.28%)、作品被链接到主要搜索引擎(92.09%)、数据分析(90.51%)、学术成果托管服务(90.12%)等,而对编辑/排版(83.00%)、营销推广(76.28%)、封面设计(75.89%)等传统出版环节的重视程度相对不高.

(6)科研人员对图书馆各项出版服务的收费问题存在较为明显的差异.

调查显示,除按需印刷、编辑排版、封面设计、ISSN/ISBN注册服务倾向于收取服务费用,而营销推广和研究数据集的管理倾向于不收取服务费用外,其他各项服务(作品的同行评审、数字化服务、作者支付论文处理费用、DOI注册、学术成果托管服务、数据分析、数字保存)的收费与不收费人数大体相等,即科研人员没有对这些服务表现出明显的收费倾向或不收费倾向,正反两种观点相互对立,科研人员未能就这些服务收费问题达成一致的意见.

4 对图书馆开展出版服务的建议

4.1 图书馆要主动提供学术出版服务,并做好宣传推广

学术图书馆开展出版服务有其必要性、重要性和有利条件.首先,图书馆作为学术交流体系中的重要一环,有促进学术交流的使命.近1/3的科研人员对传统学术出版模式感到不满,这对改善传统学术出版模式、开发新兴学术出版模式提出了要求.学术图书馆要抓住机遇,积极提供出版服务,满足这部分科研人员的学术出版需求.其次,学术图书馆从事出版活动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即图书馆出版服务能扩大学术作品的广泛传播和共享,提高科研人员的学术知名度和影响力,实现作品的永久保存,促进学术交流.此外,科研人员对新兴学术出版模式(开放存取期刊出版、机构知识库出版、学科知识库出版、自出版)的接受和尝试比例(40.12%)、对网络出版学术作品的感兴趣比例(73.27%)都为科研人员接受并尝试图书馆出版服务提供了有利的数据支撑.

为此,学术图书馆要主动投入到出版服务中,突破自身“能力陷阱”[3],从出版物的消费者转向出版物的生产和创作者,由学术资料的存储仓库转变为学术资料的出版机构,从学术交流产业链的下游向产业链上游拓展,让科研人员听到图书馆提供学术出版、促进学术交流的声音.首先,图书馆要注重推广“图书馆出版”理念,积极参与图书馆出版实践,宣传图书馆在学术交流中的重要意义与功能定位.其次,要积极宣传图书馆出版在促进学术传播与共享、提升作者知名度和实现作品永久保存上的技能优势和组织优势,突出图书馆出版服务的便捷性.再次,要消除对“图书馆出版”的错误理解,宣传图书馆出版并不是要取代传统学术出版,而是作为传统学术出版的辅助手段,促进学术交流的不断发展;要特别关注图书馆出版服务在版权问题上可能带来的误解,积极宣传图书馆倡导作者保留版权,图书馆仅获得有限出版权利的理念,最大限度地保护作者的版权利益.

4.2 图书馆开展出版服务要循序渐进,逐层推进

图书馆开展出版服务难以一蹴而就.国外图书馆从2000年开始试水出版服务至今,已有16年的发展历程,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而我国的图书馆出版服务刚刚起步.为此,我国学术图书馆要在借鉴国外图书馆出版经验的基础上,结合自身实际,循序渐进地开展出版服务.

首先,理性选择图书馆出版的阶段.可以先提供间接的出版服务,即先选择向科研人员提供学术作品出版的平台或与出版相关的服务,如版权咨询服务、编辑排版服务.在得到较好反馈的情况下,再提供完全的出版服务,即直接将科研人员的学术作品进行出版,实现其作品由编辑排版到传播与共享,再到永久保存的完整出版过程.其次,图书馆可优先从人文与社会科学领域开展出版服务,以减少阻力.最后,在功能上,图书馆首先要着眼于科研人员对自身学术作品的传播、共享和永久保存需求的满足,重点提供数字化服务、开放URL、作品被链接到主要搜索引擎、数据分析、数字保存、学术成果托管服务等主要服务,在此基础上,再扩展到编辑排版、营销推广、封面设计等服务内容,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弱化图书馆出版服务缺乏专业人才的问题.

4.3 积极引导外部因素,主动改善内部条件

现行学术体制的弊端、图书馆出版的合法化等外部因素是图书馆自身无法解决的客观因素,但图书馆可以通过积极参与学术评价和职称制度改革的讨论来促进学术考核机制的转变,亦可通过积极参与出版法、著作权法等法律的制定和修改来提升自己的话语权,尽可能降低外部因素对科研人员参与图书馆出版的不利影响.与此同时,图书馆要主动改变和完善有利于促进图书馆出版的内部条件,广泛宣传其在扩大学术成果广泛传播和提高学术影响力方面的重要程度,并通过具体实践加以推广;图书馆要发挥其在保存人类文化历史遗产,实现数字资源长期保存方面的使命与优势,为作者提供作品的永久保存;图书馆要进行出版物的质量控制,通过同行评审机制或编辑加工等严格控制出版物的质量,提高图书馆学术出版的信誉.

参考文献

[1] Maria Bonn,Mike Furlough. The roots and branches of library publishing programs[EB/OL]. [2016-12-03]. http://www.ala.org/acrl/sites/ala.org.acrl/files/content/ publications/booksanddigitalresources/digital/97808389 86981_getting_OA.pdf.

[2] Library Publishing Coalition. Library Publishing Directory 2017[EB/OL]. [2016-12-01]. http://www.librarypublishing.org/resources/directory.

[3] Association of Research Libraries. ARL Strategic Thinking & Design 2013-2015[EB/OL].[2016-12-04]. http://www.arl.org/about/arl-strategic-thinking-and-design#.WEglEZLUjR6.

作者简介 刘兹恒,博士生导师,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教授;苗美娟,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士二年级在读;梁宵萌,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士三年级在读.

收稿日期 2016-12-20

(责任编辑:何燕)

图书馆论文参考资料:

图书馆文献

图书馆期刊

图书馆论文发表

图书馆学刊

图书馆杂志

图书馆建设杂志

该文结束语:此文是一篇关于科研人员和国科研人员和需求调查方面的相关大学硕士和图书馆本科毕业论文以及相关图书馆论文开题报告范文和职称论文写作参考文献资料。

和你相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