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筛选
分类筛选:

宫颈癌类论文怎么撰写 和战癌科学家周健:守护爱巢不曾离开--世界首个宫颈癌疫苗背后的故事有关论文怎么撰写

版权:原创标记原创 主题:宫颈癌范文 类别:学士论文 2020-09-22

《战癌科学家周健:守护爱巢不曾离开--世界首个宫颈癌疫苗背后的故事》

该文是关于宫颈癌方面论文范文资料与周健和癌科学家周健和爱巢方面论文怎么写。

宫颈癌是女性最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发病率居全球女性肿瘤第二位,被称为“危害女性健康的杀手”.在中国,每天平均有90名女性因为罹患宫颈癌离世.

文/红雨

2016年7月18日,中国首个用于预防宫颈癌的HPV(人瘤病毒)疫苗获批,而HPV疫苗的发明者之一——周健博士,却再也等不到这一天.17年前,他因为致力于HPV的研究,积劳成疾,42岁就早早地离开了人世.而他远在澳大利亚的遗孀孙小依,悲伤地跟我们回忆起了和丈夫之间的点点滴滴.她说:“我活着唯一的事,就是完成爱人的遗愿,然后在天堂相见,告诉他我有多想他.”

校园恋开花结果,

在乎的是一辈子

1977年,恢复高考的消息传来,20岁的浙江小伙周健高兴坏了,他积极备战,最终考入温州医学院医学系.周健特别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在学校里,他是最用功的一个学生.他的优秀引起了同班女孩孙小依的注意.可在那时,喜欢谁是件特别难为情的事,孙小依不敢表露半分,只能把这份喜欢隐藏在心里.

大二上学期,学校组织的一次活动给他们牵上了线.那天,当孙小依跳上船失去重心时,突然一只大手将她牢牢抓住.竟是周健!而周健此刻也羞红了脸,忙丢开了手,吞吞吐吐地说:“对不起,我也是急了,怕你掉下去.”见他害羞的样子,孙小依低着头笑了.

没过几天,孙小依就收到了周健给她的小纸条,上面写着:“我想和你交朋友,保证不会影响你学习,我们可以互相帮助,共同进步.”这张朴实无华的告白纸条,就像是春天里最美的那朵花,香到了孙小依的心里.人生最幸福的事无非就是你喜欢的那个人刚好也喜欢你.就这样,两人确立了恋爱关系.

转眼三年过去,他们即将面临毕业.按照当时的政策,孙小依很有可能被分配到同学们戏谑的“新(新疆)西(西藏)兰(兰州).”周健却已收到浙江医科大学研究生录取通知书,幸运地成为病理系徐英含教授的弟子.相爱的两人有可能从此天各一方.面对未卜的前途,孙小依犹豫了,她不愿拖累周健,主动提出分手.周健听后,急了:“请你把分手的话收回!你放心,我尽量在两年内拿到学位,不管你在哪里、条件有多艰苦,我一定会回到你身边.如果你不愿意等,那我就要求和你一起分配到边远地区,研究生就不读了.”哪知,他们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1982年9月,孙小依被分配到浙江省人民医院,做了一名眼科医生,而周健也如期去读了他的研究生.

1984年10月,两人举办了婚礼.婚礼当天,只见新娘一个人招呼客人,新郎却不见了踪影.亲戚朋友都在问:“周健去哪了?”孙小依笑着说:“他肯定又去实验室‘喂’他的细胞了,别急,过会儿自会出现的.”果然,没一会儿,周健就气喘吁吁地跑回来了.刚结婚那段时间,周健天天去实验室照顾他的细胞宝贝,很晚才回家,他对妻子说:“对不起,最近忙实验,没时间带你去度蜜月了.”通情达理的孙小依宽慰他:“没事,我不在乎这一个月,我在乎的是一辈子.”

你在前我在后,

沿着你的脚步不害怕

1987年7月,周健顺利拿到博士学位.毕业后,他又幸运地被选进北京医科大学的博士后流动站从事HPV研究.1988年,周健得知英国帝国癌症研究中心(ICRF)克劳福德博士的HPV研究处于世界领先地位,一个大胆的想法在脑海里浮现.他对妻子说:“小依,我想申请克劳福德博士的研究员职位,和他共事,应该能学到很多东西.”在孙小依看来,克劳福德从未招过中国学者,这个梦想不仅太难实现,而且作为妻子,她有自己的私心,她希望能时时看到丈夫.然而,倔强的周健还是提交了申请,他觉得自己有能力胜任这份工作.果然,克劳福德在一番调查后,认为周健是个难得的人才.就这样,周健十分幸运地成了克劳福德的第一个中国籍研究员.

接着,克劳福德还给了孙小依一个访问学者的职位.孙小依如愿来到丈夫身边,成为他的助手,一做就是8年.他们性格互补,周健有创造性、主意多,而孙小依有条理,手巧,做细胞培养从未污染过.生活和谐的夫妻俩,在实验室里也配合默契,周健不用说话,眼睛只要朝哪里望一眼,孙小依立马就会意,知道他需要什么东西.同事们都说他们是最佳拍档,配合得简直是天衣无缝.

一天晚上临睡前,周健对孙小依说:“从明天开始,你能不能每次做完试验后,把器材清洗干净,帮我收好?”实验室的试验器材都是一次性的,用完随手就扔了,孙小依不知他有什么鬼主意,“你要它们做什么?”“我想把它们收集起来运到国内去.你看它们都是很先进的器材,国内几乎都没有,我觉得丢了真是可惜了.”“那我们不是成了收破烂的了?再说克劳福德会同意吗?”孙小依有些反对.雷厉风行的周健,第二天就去询问克劳福德博士,对方不仅大力支持,还一再夸赞他会节省.于是,当器材聚集到一定量的时候,夫妻俩自己掏腰包,将它们用一个集装箱运到国内.对于当时比较落后的中国实验器材,这无疑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HPV疫苗获批中国上市,

亲爱的请在天堂等我

周健倾注心血在研究上,可他的HPV研究还是遇到了阻碍.HPV是一种很小的病毒,一旦寄存到宿主细胞后,它就会将自己的基因与宿主细胞的基因融合.因此,无法在体外看到完整的病毒颗粒.科学家们尝试过许多方法,希望在体外培养这种病毒,但从未成功过.

为了更好地研究HPV,1990年,周健携全家来到了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一天,周健趁儿子睡着了,邀妻子陪他一起出去走走.“我们现有的L1、L2(HPV晚期蛋白、病毒壳膜的主要构成成分)表达很好,纯化得也不错,不如把这两个蛋白放到试管里加上一定条件,看看有没有结果?”孙小依撇了撇嘴:“如果这么简单,几百年来别人早就看到病毒颗粒了,现在还能轮到我们吗?”孙小依权当玩笑话,并没放在心上.哪知过了半个月,周健又提到那个试验.孙小依说:“你当真要做?”在周健的催促下,孙小依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按照他的思路,将两个现存的HPV晚期蛋白放在试管里,加一点这个,加一点那个,尝试起来.

大约过了两个星期,两人将合成好的东西拿到电子显微镜下观察,结果顿时傻眼了,一个真正的病毒颗粒体外合成了!多年的努力居然就这样成功了,实验室里回荡着他们的尖叫声.接下来,他们就用这个HPV病毒样颗粒做动物试验,结果在动物体内出现了免疫反应.周健和当时的研究伙伴弗雷泽一起将这一成果发表在1991年第185期的《病毒学》期刊上.1991年6月,昆士兰大学为这项发明成果申请了专利.随后,昆士兰大学开始与投资公司和有疫苗研发能力的制药公司联系.在获得美国默克公司支持后,大规模的动物试验和临床试验开始了. 

1999年,正当疫苗进入全面临床试验时,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当年的3月8日晚上,回国访问的周健给妻子打电话:“我觉得好累,总是想睡觉.”想到丈夫可能是太忙了,孙小依叮嘱他早点休息,便草草地挂了电话.谁知,这竟成了二人的永诀.次日下午,年仅42岁的周健因感染性休克而停止了心跳.蒙在鼓里的孙小依在好朋友的安排下,带着近八十岁的婆婆和十三岁的儿子飞回了中国.当她得知周健已不在人世的消息后,先是不敢相信,继而心如刀绞、痛不欲生.她深情地亲吻着周健冰凉的额头,声声呼唤着爱人的名字.

丈夫走后,孙小依整理着丈夫生前的研究资料,总是泣不成声,她知道,丈夫生前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完成HPV的研究,让它能造福人类.

2005年,美国默沙东公司基于周健等人的研究成果,研发出全球首个宫颈癌疫苗.2006年8月28日下午,在澳大利亚昆士兰州的亚历山大医院,弗雷泽为一对昆士兰姐妹接种了世界第一支宫颈癌疫苗.孙小依和20岁的儿子周子晞见证了这一时刻.当天,昆士兰州为纪念周健在世界第一个癌症疫苗研发中的重大贡献,以周健的名义设立了一项高级基金,为获奖者提供45万澳元的经费,资助其从事免疫和癌症领域的研究.

从此,这项研究成果惠及全球160多个国家和地区.2015年6月,由周健博士团队发明的宫颈癌疫苗获欧洲“最受欢迎发明奖”.2016年7月18日,宫颈癌疫苗终于获准在中国上市.听闻此消息,孙小依久久不能平静,多年来,造福中国广大女性的愿望终于实现了,这也是丈夫生前最大的愿望.

2017年元旦,孙小依收到了周健姐姐发来的微信,点开一看竟是一张多年前的老照片,那时的她和他都还年轻……轻轻抚摸着照片中的那个人,久远的记忆一下子全都回来了,她告诉照片里的爱人:她会好好活着,直至在天堂相见.

(文中当事人均为真名.未经作者同意,本文禁止转载、上网)

宫颈癌论文参考资料:

此文结论:这篇文章为关于对不知道怎么写周健和癌科学家周健和爱巢论文范文课题研究的大学硕士、宫颈癌本科毕业论文宫颈癌论文开题报告范文和文献综述及职称论文的作为参考文献资料。

和你相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