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筛选
分类筛选:

数字出版相关毕业论文题目范文 和我国学术期刊优先数字出版现状调查有关论文范文资料

版权:原创标记原创 主题:数字出版范文 类别:学年论文 2020-07-13

《我国学术期刊优先数字出版现状调查》

本文是数字出版有关论文范文资料与数字出版和学术期刊和优先有关论文参考文献范文。

学术论文期刊发表的时滞过长一直是存在于我国学术期刊发展道路上的重要阻碍因素.从我国现状来看,如果想要在学术期刊上发表一篇学术论文,从投稿至正式出版大约需要将近一年的等待时间,对于一些时效性强、半衰期短的学科领域来说,如此长的等待时间对于论文的价值有着明显的消极影响,会使论文的价值大打折扣,同时影响读者对学科前沿领域的最新研究成果的及时获取,不利于科技的发展进步,也影响了学者的职称评定或学生的毕业,弊端多多.

近年来,学术期刊优先数字出版的形式开始引起人们的注意.学术期刊在线优先出版是学术期刊出版的另外一种形式.学术期刊优先数字出版(On-line First),是指以互联网、手机等数字出版方式提前出版印刷版期刊的内容.这种以单篇文章为单位的网络出版模式,使得研究成果以最快速度网络发表,缩短了文章发表时滞,提高了研究的时效性和显示度,为作者研究成果的首发权得到及时确认提供了保障[1].同时,数字化程度也可以反映多媒体融合时代期刊社可持续发展的基础能力,体现着期刊对未来的传播市场的前瞻性占有实力.

一、学术期刊在线优先出版状况

(一)国际学术期刊优先出版.放眼国外,国际上许多著名的科技期刊都已实现了优先数字出版,如《Nature》(英国的《自然》杂志,世界上最早的科学期刊之一)创办了“AOP”(Advance Online Publication),《Science》(美国的《科学》杂志,国际著名自然科学综合类学术期刊)创办了“Express”,同时《Science》还在其杂志的上开辟了优先数字出版的专门栏目,不仅能阅读全文,还能下载论文中未包括的基础实验研究数据、图片等资料,使感兴趣的读者能便捷获得第一手资料.

除此之外,国外一些著名的数据库及出版集团也开通了优先数字出版的通道,如Springer Link(全球最大的在线科学、技术和医学领域学术资源平台)的“Online First”,Elsevier(世界上最大的医学与科学文献出版社)创办的“In Press”.

(二)国内学术期刊优先出版.在我国,学术期刊优先数字出版的概念也已经提出多年,随着科技的发展,这一想法已经开始落实.中国知网在2010年10月就正式开始搭建其学术期刊优先出版数字平台,截至2018年3月,已有3567家期刊正式签署协议入驻中国知网学术期刊数字出版平台.万方数据紧随其后,在2012年7月也启动了科技期刊优先数字出版计划,开通了相关服务.

但国内的学术期刊优先数字出版仍然处于起步的阶段.经过初步的调查,发现中国知网的学术期刊优先出版发展进度明显快于万方数据,虽然万方数据在2012年就启动了科技期刊优先数字出版计划,但是在多数学科领域中,在万方数据平台进行数字优先出版的学术期刊数量极少,甚至为零的也不在少数,维普的优先出版栏目下也只能搜索到68份期刊.因此,这里我们以总体覆盖率最高的中国知网为研究对象,以数字优先出版问题所属的信息科技领域为切入口,对我国的学术期刊在线优先出版现状进行简要的调查与分析.

二、中国知网总体期刊在线优先数字出版现状

截止到2017年3月1日,根据中国知网期刊大全首页数据显示,中国知网目前共与10979份期刊签署出版协议,其中3355份期刊与中国知网签署了优先数字出版合作协议,按学科进行细致统计后,中国知网目前收录11580份期刊,其中3567份期刊与中国知网签订了数字出版合作协议,比例为30.80%,比例较低.由于中国知网期刊大全首页数据可能存在延迟,所以下文我们根据收集到的最新数据进行分析.

我们按照文理科的性质将中国知网所有下属学科分类进行归纳和分类来进行接下来的调查,分别为理科类和文科类.

表1“中国知网”期刊数据库各学科优先数字出版期刊所占比重一览表

参考表1,我们可以发现不同学科间的学术期刊在线优先数字出版情况存在着偏差,不同性质的学科间同样存在着明显的偏差,理工科类的学术期刊的优先数字出版情况明显要优于人文社科类期刊的数字出版情况,其中基础科学、农业科技、医药卫生科技的比例最高.

在所有在中国知网进行数字优先出版的3567份学术期刊中,我们再次按照上述分类情况进行分类,统计后得出,理工科类学术期刊有2307份,人文社科类学术期刊有1407份,比例表2所示.

表2 中国知网优先数字出版学术期刊分类比重饼状图

表2再次印证了,在所有实现优先数字出版的学术期刊中,仍然存在着明显的文理科偏差.

根据上述调查,我们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在国内知名度与论文载量均为第一的中文数据库中国知网中,学术期刊的优先数字出版状况呈现明显的不均衡状态,即存在着明显的不同性质学科之间的偏差,科技、医药、农业等理科性质学术期刊的优先数字出版发展情况明显优于哲学、文学、管理等文科性质学术期刊的优先数字出版发展情况.

三、优先数字出版不均衡的原因

(一)意识强,实践弱.在“信息科技”这一分类中,“信息科技”学科是人文社科类学科中信息意识最强、对信息的把握最为准确、也是学术期刊优先数字出版这一问题所属的一个学科.但在上述的调查中,我们发现“信息科技”学科中的文科类二级学科中,仅有图书情报与数字图书馆的优先数字化出版的比例略高于中国知网的总体平均值,剩下三个学科均很大程度上低于该平均值.然而,新闻与传媒、出版均是对数字化出版呼声很大的学科.加之对比国外,我们可以发现,我国学术期刊的数字化出版仍然处于喊空口号的阶段,虽有意识,却惰于实践,雷声大,雨点小,这也是我国学术期刊优先数字出版的一个基本现状.

(二)学科特点不同.理科类包含了自然、科学和科技,身处于21世纪,科技发展也进入到了日新月异的阶段,由于理科类专业其包含范围之广,学科分类之细,技术更新速度之快,所以理科类的学术论文也以等同于时代步伐的高速率更新着,尤其在医学领域.同时,还因专利的申请因素,学者都希望论文能够尽早发表,以获得确认及保障,晚一天该专利都存在着被人抢先申请注册的风险,所以,这也是推进理工科学术期刊优先数字出版快速发展的重要因素.

而文科类则不同,其主要学科人文社科包含人类科学和社会科学,其研究的内容较为宏观,包括精神、观念、思想、语言、文化等等,虽然也在加速发展着,但发展速度较理科类学科更慢,研究范围大,调查周期长,耗时间.同时,人文社科类学科的研究成果也具有较强的主观性和创新性,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缺乏数据等客观因素的支撑,其认可度的获得及评审周期都要慢于理工科.[2]

(三)不论哪一学科,都处于优先数字出版发展初期.从总体来看,中国知网的学术期刊优先数字出版现状仍然处于发展的初期阶段,虽然中国知网上理工科类的学术期刊的数字优先出版状况优于人文社科类学术期刊的数字优先出版现状,但两者均处于初级阶段,发展程度都不高.

处于优先数字出版的发展初期,这是我国的一个基本现状.对比国外Springer Link(全球最大的在线科学、技术和医学领域学术资源平台)创办的“Online First”,Elsevier(世界上最大的医学与科学文献出版社)创办的“In Press”,无论在覆盖率、更新速度还是平台建设方面,我国的学术期刊优先数字出版发展程度远不如国外,中国学术期刊的数字优先出版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自2010年10月之初开始建设之后,覆盖率一直在增加,这一现象是可喜的.紧随时代潮流,积极践行是我们的重要任务.

四、总结与展望

调查结果显示的理工科与人文社科之间的差异是值得我们关注的一个现象,这一现象的存在是有其合理性的,我们应当正视,正确对待,并且继续保持理工科类学术期刊的优先数字出版的发展劲头,进一步发展,并逐步提高质量,但与此同时,也说明了人文社科类学术期刊在优先数字出版方面的实践力度仍然不够大,其实践应当随着信息意识的提升逐步提升上来.

参考文献:

[1]陈华,巩倩.医学期刊文献优先数字出版模式[J].中国出版,2010(20):69.

[2]郑雪洁.我国学术期刊优先数字出版发展现状研究[J].今传媒,2016(11):59.

[3]丁媛媛,翁洁敏.国内医学科技期刊在线优先出版状况调查[J].中国科技期刊研究,2014(2):243.

[4]周桂莲,杨智全,华千勇,王倩.农业科技期刊优先数字出版现状与问题分析[J].中国科技期刊研究,2014(1):155.

数字出版论文参考资料:

论文数字

投稿出版

数字通信杂志

数字媒体论文

中国学术期刊网络出版总库

参考文献后面的数字是什么意思

此文点评:此文是关于数字出版和学术期刊和优先方面的数字出版论文题目、论文提纲、数字出版论文开题报告、文献综述、参考文献的相关大学硕士和本科毕业论文。

和你相关的